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封印被除,巨大的古树不断的抖动着,那一根根的树藤,犹如凌空飞舞的绳索,就要朝着楚河和许导二人缠来。

    “苟延残喘之躯,也想放肆?再不听话,一把火烧你个精光。”楚河手持雁翎刀,挥手一刀便将数十根树藤轻易斩断。

    这些树藤,放在以往,不仅快若奔雷,上天入地,并且坚硬若精钢,有吸食人体精血之能,格外难缠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树妖根基大损,本体重创,还被楚河以九根棺木钉,封住了一身的磅礴生机,这些树藤如同他的本体一般枯朽,如何还有什么威胁力?

    漫说是楚河,就是许导也能提着斧头将这些树藤轻易斩断。

    黑烟涌动,树身抖擞,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袍,面容阴翳俊美,酷似女子,却又有着明显男子体征的身影,出现在古树之下,怒视着二人。

    虽然化出了人形,但是其气息之虚弱,简直连练气一层都勉强,楚河即便是修真界萌新,想要解决他也费不了多少手脚。

    楚河扭头看了许导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简单的一眼,却表达了很多层次的意思,这种眼神中蕴含的意义之深刻,许导执掌导筒多年,和多位影帝合作过,从他们身上也所见不多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我那是艺术加工!”许导很理直气壮的对楚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!你说的都对!”楚河敷衍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小辈!好心狠的宁采臣!姥姥我定然不与你们干休。”树妖怒视着二人,雌雄二性叠音,却是有些刺耳、诡异。

    楚河扭头看向许导道:“他说我歹毒我理解,为什么说你心狠?难不成,你们也有一腿?”

    许导面色发青道:“胡说八道!老妖怪!快点将小倩的幽精之魂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树妖闻言,先是一愣,紧接着哈哈大笑:“你想要聂小倩的幽精之魂?很好!哈哈哈!姥姥我很高兴!”

    “老妖怪!笑什么笑?烧死你!”许导说到做到,直接用打火机点燃地上厚厚的枯叶,火势蔓延过去,尽管不能完全点燃古树,却也依旧灼烤的树妖不停惨叫。

    他现在太虚弱了,只能施展一些最基础的妖术,换做以往,随便就抓来一团雨云,大火顷刻熄灭。

    “你烧吧!烧死我,你也别想救回你的小倩。”树妖在烈火中大声而又尖锐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许导双目通红,恶狠狠的咆哮道。因为气息急促,有因为浓烟滚滚,反而狠狠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就是你所想的那个意思,为了治疗燕赤霞留下的剑伤,二十年前我就吃了聂小倩那个贱婢的幽精之魂,用来修补我自己的魂体。你的小倩已经彻底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即便是找到了她的转世,那她也不再是你的小倩。她可能是一个男人,可能不是人,而是动物、植物。”

    树妖每说一个字,许导脸上的表情就狰狞一分,说到最后,许导整张脸都狰狞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屌你好母!我弄死你!”许导一把就要夺过楚河手上的雁翎刀,冲向树妖。

    楚河却迅速拦住许导,手里直接捏着一团水系真气,化作冰凉水雾按在许导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冷静一点!不要中计!这老妖狡猾的很,就是想骗你过去,然后乘机挟持你,好用来要挟我。我楚河是什么人?会上这种当?”楚河拉着许导说道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