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长江龙君,果然不凡!小妖黑山拜见龙君!”说罢,黑山幻化而出的人影,冲着楚河拱拱手,腰身也微微向前曲了几寸。

    黑山老妖竟然服软了···!

    鼠妖将脑袋死死的扎进裤裆里,满心的后悔,几乎将他彻底的淹没。他恨不得扣掉自己的眼珠子,来删除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黑山老妖,统御万千妖魔,何等的威风霸道。

    今日看见他向龙君服软,或许改日想起来,他免不了被灭口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坑鼠么?”鼠妖黑七全身抖动着,暗下决心,如果能够逃过此次,定然要快速离开黑山妖城,躲得远远的,再也不回来。

    楚河闻言,微微颔首,看着黑山老妖说道:“本君也曾听过妖王之名,收敛一方妖魔鬼众,也算是对一方天地有维护之恩。待到三界清明,盛世重开,本君定当上报天庭,为妖王请功,求得正赦。”

    黑山闻言全身一颤,显然是听到了心坎里。

    楚河以‘妖王’称呼他,本就已经是抬举,如今还言要为他求得正赦,这更让黑山老妖心里多出了许多野望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不想被招安的山贼,不是好土匪。

    堂堂齐天大圣,听到天庭招安,都喜不自禁,何况区区一个黑山老妖?

    许导也在楚河身后,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剧本终于走回正轨了。

    楚河这一招,就是骗术中的画大饼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的骗术,不是利用人的功利心便是同情心。而画大饼,就是骗术中的保留项目。

    不仅仅如骗子、传销一类会用,其实各行各业,多多少少都有些涉猎。

    比如老板让员工加班,也免不了提一提升职加薪,但其实公司就这么大,一个萝卜一个坑,想升职光当老黄牛,有个屁用?

    又比如男女谈朋友,男方若是一五一十的交代一切,把自身家底清清楚楚的告知女方,只要不是家底丰厚,那十有八九就得吹。但是倘若男方在交往过程中,不断的画大饼,将未来描绘的有多好多好,那女方就会不自觉的沉溺进去,等到醒悟过来的时候,已经落入‘魔掌’,也就凑活着过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黑山老妖也足以称得上老奸巨猾,骤然功利心生,判断力和智商也会下降好几个点。

    因为潜意识里,就会屏蔽‘意外’‘不可能’这些因素。这种心理,和人们买彩票是相似的。另可信其有,不愿信其无。

    “龙君客气了!若真能如此,黑山定当铭感五内,日后唯龙君马首是瞻。”黑山老妖的腰更放低了一些,虽然不见头盔下的面色,却已然可知其表情定然是略带谄媚的。

    楚河也没有表现的格外骄傲,反而是与黑山老妖客套起来,东一下西一下的聊一些三界旧事,大能隐秘。如此这般,让黑山更加确信楚河的身份。

    其实所谓的三界旧事,大多是许导研究一些神怪片剧本时,收集资料时记下的,真假难辨。至于所谓的大能隐秘,那更是绝大多数属于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反正料定了黑山,也没胆子去真找那些大能求证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黑山老妖忽然问道:“龙君莅临我黑山城,定然非是偶然,方才我曾听闻,龙君是有际遇在此应验,若是用得着小妖之处,但请开口。小妖无有不应。”

    经过楚河的一通胡吹乱侃,加上楚河画下的大饼,黑山老妖几乎已经对楚河的身份确信无疑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