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多谢龙君好意!小鬼不愿!”聂小倩的回答,却大大出乎楚河和许导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···”许导一时情急,又开口乱说话。

    楚河便直接猛然站起身来,怒目一瞪,口中吐言,犹如龙吟:“不愿?大胆!本龙君好言相邀,岂容你不愿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,本龙君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,彻底的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这骤然一怒,让原本妖魔纷乱,鬼怪低语的场面,霎时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纯正的龙气虽然淡薄,却依旧令不少在场的妖魔心惊。

    黑山老妖很满意聂小倩的选择,却急忙上前去拉住楚河道:“龙君且先息怒,你我先前可是有约定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约定,聂青!本君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跟本君走!要么就···死!”楚河不敢用力挣脱黑山老妖的手,却依旧煞气十足的对聂小倩说道。

    整个黑山都在抖动,显然楚河暴力将其话语打断,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已经大大伤了他的颜面。

    这自然让黑山老妖怒火攻心,恨不得发作。

    “本君曾听凡世之人有言:‘升米恩斗米仇’,聂青!你前世与我有恩。此乃本君之心障,你若让本君报得此恩,自然福泽绵延,自有好一番造化。你若让本君心中难安,得道不全。本君就只能彻底毁了你,然后方才心安。”

    “聂青!你莫要逼本君做这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黑山老妖彻底不能淡定了,龙君这是要发飙的节奏啊!

    一个不好,就要在他这黑山妖城动手。

    对于龙君的实力如何,黑山老妖心中没底的很,生怕战火蔓延,影响到了他,便急忙压下心头的不快,对聂小倩道:“聂青!你也是不懂事!还不速速向龙君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接着转头又对楚河道:“龙君莫要动怒!区区小鬼,不知好歹,不如给她一夜的时间,让她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楚河当然不可能真的发飙,正等着台阶下。

    听闻黑山老妖此言,便借坡下驴道:“也罢!看在妖王的面上!且饶过你这番,明日辰时,再来听你的答复,希望我能听到不一样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说罢直接拂袖而去,朝着黑山老妖为他安排的休息之所走去。

    黑山老妖自然陪伴而行,同时吩咐几个小鬼,去招来那之前挑逗群妖的艳鬼,显然他还没忘了这茬。

    黑山至高之处,一棵巨大的黑松之下,便有一小楼。

    小楼之下是飞悬流水,顺着断崖滑下,并非瀑布,却也是难得的景致。

    在黑山妖城这样凶恶之地,还能有如此颇有风骨的小楼,已然是意外之惊喜。

    小楼之中,黑山老妖放下了脸皮,不断的和楚河说着好话,打着既不想送出聂小倩,又不想得罪龙君,断了前程的主意。

    楚河不好与其搭话,免得说多错多,露了马脚,故而故意让其遇冷。

    偶尔搭话,也夹杂机锋,让黑山老妖心中虽有怒火,却又总是不到发泄的临界点,最终忍受不住,化黑风而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,却是吩咐艳鬼,好生招待楚河,不可怠慢。

    艳鬼看着楚河,见楚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