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走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不小倩!你一定要跟我走,我不放心将你一个,留在这个危险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了你三十年,你都没来。等到我都已经死心了,你却来了···。”

    “小倩!你听我解释··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···我不听···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!

    楚河现在很想找根棍子冲上前去,照着就是一人一棍,统统打下山崖去,解决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这样的祸害,简直让人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着实没想到啊!堂堂国际大导,竟然表演起了八点档狗血剧,这脑残的对白,简直让人手痒、脚痒,全身都活跃着gank一波的细胞。”楚河简直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就这么硬生生忍受了许导和聂小倩大约半个小时的拉扯之后,聂小倩的语气终于松动下来,虽然还是没有同意跟许导走,却并不像之前那般,拒绝的那么彻底、果断。

    就在楚河以为,再过不久,许导就该彻底说服聂小倩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一鬼,悄悄的离开,打枪的不要时。

    那艳鬼却突然走出小楼,娇声喊道:“龙君!妾身已经练好了!不仅是将军令哦!妾身还学会了另外好几首曲子的节奏。龙君快来品鉴一下嘛!”

    楚河浑身打了个冷颤,差点就听着声音一泻千里。

    扭过头去,却看到艳鬼正好瞧见了聂小倩和许导在拉拉扯扯。

    “不好!要穿帮了!不能让她通知黑山。”楚河来不及多想,冲上前去一把揽住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艳鬼。

    张嘴便堵住了艳鬼的樱桃小嘴。

    一口夹杂着纯正龙气的汉江真气,直接撕开了艳鬼的喉咙,直刺其魂魄核心。

    手中吞鬼大刀悄然放大,化作匕首大小,直刺艳鬼的腹部鬼气凝结之处,将艳鬼酝酿的反击直接打散。

    只是此鬼毕竟是千年的老鬼,虽然资质低劣,又贪于享乐,修行很是一般,连筑基期都不到。不过是仗着四处吸取各类妖魔的精气,方能存活如此之久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修为远超楚河,即便是楚河先是偷袭,又以吞鬼大刀进行压制,依旧没能彻底解决她。

    艳鬼全身已经开始虚化,就要逃出楚河的控制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再无妩媚,充满了凶厉与恐怖,虽然嘴被楚河以龙气混合真气封住,无法说出一句话,却透过眼神,表达出一个核心意思。

    那就是楚河还有许导都死定了,她一定会将楚河的真实身份告诉黑山老妖。

    一旦黑山老妖发现了真相,愤怒之极的黑山老妖不仅仅会杀死他们,并且在杀死他们之前,会竭尽一切手段,折磨他们,凌辱他们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银黑色的剑锋,直接刺入艳鬼的眉心。

    剑锋之上同样缠绕着森然鬼气,虽然远比不上艳鬼的鬼气充沛,却要精纯、纯净的多。

    是聂小倩出手了!

    她一剑直接彻底刺破了艳鬼的鬼核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介于虚幻的特殊物质,凝聚着鬼魂最本源的力量和意识。一旦被刺破,鬼体就会破碎,而本源的意识也会彻底失去依靠,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楚河的怀里,艳鬼如流光般飞逝,最后都没能发出半点声音,显然是极不甘心。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