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玩笑归玩笑,当爆炸声渐渐平息,山河一片破碎凋零,眼见的一切,都仿佛被天雷犁过一般,一股浓郁的硫磺味,充斥着整个残破的山林。

    树妖姥姥以黑烟凝聚的夜叉化身,也早已被炸的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炸药虽然是科技造物,但是天下大道本就相通,爆炸产生的阳火爆裂之力,最是克制阴邪之气。

    扶着许导在凌乱的山道上前行,接近兰若寺之后,便发现虽然兰若寺附近并无埋放炸药,这间饱经沧桑的古寺,却坍塌了一大半,砸伤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人,则是将头死死的扎在地上,以五体投地的姿势,全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炸药爆炸的威力太强了,以至于这些寻常百姓,都以为是雷公发怒,降下了天罚。

    没有阻碍的走到树妖的本体,参天的古树之前。

    原本看起来苍翠逼人,甚至显得阴森的古树,此时此刻树枝上却多了许多枯黄枝叶,整体的色泽都仿佛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许导这一下给他伤的太狠了,甚至远超过了昔日燕赤霞送他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许导!裤子干了,可以自己下脚了!”楚河松开搀扶许导的手,从腰间的布兜里取出九枚棺材钉。

    许导冷哼一声道:“给我钉死这老妖怪,不然就凭你这句话,我就先捧红你,然后再封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得!许导,您套路真深。”楚河运转真气,脚下托着一股涓流,整个人便上升到一定高度,找准方位,一根棺材钉就要死死的钉下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棺材钉扎在粗壮的树杆上,发出的竟然是犹如金铁交鸣的声音。

    树妖的树杆太坚硬了,比一般的精铁还要硬。

    楚河手中的棺材钉也并非是真正的法器,只是因为受过多年死气蕴养,有了一些特殊的功效。算是一点小道具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,根本不具备神异,无法强行破开树妖的防御。

    落回地面,楚河额头有些冒冷汗。

    之前以水纹抵挡爆炸余波时,消耗了太多的真气,以他练气三层的真气储备量,再发一次道术已经极为吃力。

    “呼···!”

    吐纳真气,吸收此界天地灵气,楚河体内的真气按照九江行脉之法运转。

    “许导!有点麻烦!这老妖的树杆太硬,棺材钉扎不进去。”调息片刻,楚河扭头对许导说道。

    许导盯着粗大的古树,眼神锋利如刀,腰杆笔直道:“虽然不抱期待,但是还是问一句,你小子现在还是不是青头龟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青头龟?”楚河一脸迷茫反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是不是处男。”

    楚河机智的回答道:“今天还是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是了!现在的年轻人,私生活真是不检点。想我年轻那会···。”这话突然说不下去了,想他年轻这会,私生活更乱。

    许大导演享誉国际,年轻时的那点事,早就被媒体狗仔扒的一干二净,他是想厚着脸说谎,也没那个先决条件。

    “对了!你是不是每一次都带套?”许导又问。

    楚河闻言,捏了捏下巴想了想回答道:“现在人心叵测,我为人还是很谨慎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把你的右手中指刺破,将血点在棺材钉的钉尖上,死马当活马医!”许导说道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